劳动网
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 业 >> 企业家 >> 正文
农夫山泉董事长钟睒睒: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
经济日报 作者: 2020-09-28

这些天,农夫山泉似乎更“甜”了。

9月8日上午,被称为“水中茅台”的中国知名瓶装水龙头企业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开盘价39.8港元/股,当日上午总市值达4400亿港元。

由于身价一度超过马云、马化腾,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钟睒睒瞬间走入了公众视野。对于低调了20年的他来说,这一刻,其实有些不适应。

站在聚光灯下的他,该对大众说些什么呢?

也许,第一句话应该是:“我叫钟睒睒,‘睒’的发音是‘闪’。”

高调的产品、低调的创始人

一直以来,钟睒睒都是公众视野中的“陌生人”。他极少接受媒体采访,公开发布的照片也不多。

不过,可能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农夫山泉有点甜”“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等广为流传的广告语,均有他参与创作。

这一手另类技能,还要得益于他早年的职业——记者。

当年,钟睒睒任职于浙江日报社农村部,在记者岗位上一干5年。期间,他几乎跑遍了浙江省,采访过500多位企业家。这段职业生涯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以至于直到今天,他仍自诩怀有“记者情结”。

也是在那段日子里,钟睒睒萌生了“下海”的想法。

1993年,钟睒睒创办了养生堂有限公司,养生堂龟鳖丸、朵而胶囊等都是其一手缔造的品牌。

1996年,他又创立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推出了农夫山泉、农夫果园等多款知名饮料产品。

在钟睒睒带领下,一个又一个品牌打出了名气,一句又一句广告语红遍祖国大江南北,可这位创始人始终躲在产品背后,不为大家所知。即便是农夫山泉上市这么大的事,似乎也无法撼动他平静的内心——

9月8日上午9时30分,农夫山泉在香港交易所正式上市。在港交所“云敲钟”当日,农夫山泉公司上下与往常相比,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要说大红灯笼、张灯结彩,甚至连一块恭贺上市的横幅都没有。钟睒睒唯一做的,就是应港交所要求,录了一段视频在港交所放映。

今年4月份,农夫山泉的“兄弟公司”——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在A股上市的那一天也同样如此。当日,钟睒睒同样没有现身敲钟,而是像往常一样忙碌着。

实际上,这两只个股是钟睒睒的主要财富来源。目前,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约87.44%的股份,包括约17.86%的直接权益以及通过养生堂持有的69.58%间接权益。在万泰生物方面,总股本为4336亿股,钟睒睒持股74.23%。二者相加,钟睒睒个人身家超过4400亿港元。

任他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与钟睒睒相熟的人都知道,这很符合他的风格。

“很多人会觉得我不合群,事实也的确差不多,谈不拢的人就不多谈了吧。但我并不感觉孤单,我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自己的朋友圈。这是一个人的性格决定的,适合自己就好。”钟睒睒坦言,自己有一腔激情,但只愿意贡献给喜欢做的事情。

回顾农夫山泉整个上市之路也大体体现了这一风格。有人形象地评价说:“市场总以为农夫山泉要上市,但每次都像自作多情。”

值得一提的是,农夫山泉上市在股市上掀起了一波热烈讨论。不少财经评论员认为,消费品龙头占据股市C位已经渐成趋势。

其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分别实现收入174.9亿元、204.8亿元、240.2亿元,实现年度净利润33.9亿元、36.1亿元、49.5亿元。农夫山泉这次募资将主要用于持续开展品牌建设、稳步提升分销广度与单店销售额、进一步扩大产能、加大对基础能力建设的投入以及探索海外市场机会等方面。

缓步前行、间或冲刺

很多市场观察人士在谈及农夫山泉时,都喜欢说一个词——节奏。大部分时间里,农夫山泉似乎只是沿着最初设定的路径缓步前行,但只要看到机会,就会瞬间启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抢占高地。

这个说法非常靠谱。

实际上,农夫山泉奉行的正是“走慢路、抢先机”的策略。一方面,稳健推进每个阶段、每个环节的工作;另一方面,在创新上不遗余力,寻求突破,以差异化竞争树立品牌优势。

比如,农夫山泉主打的“天然水”概念,在饮用水行业就是一次大颠覆,公司也由此占得了天然水的市场先机。

钟睒睒始终对“天然健康”有一种“天然信任”。2000年,出于天然健康的考虑,农夫山泉宣布全面停止生产纯净水,改为生产天然水。这意味着,农夫山泉从此要一头扎进深山老林里,寻找优质水源,并在周围建设工厂。

当年,不少同行都认为这是自取灭亡——舍近求远,运费将成为不可承受之重。可钟睒睒坚定地认为,来自水库、湖泊、山泉的水属于天然饮用水,最符合中国人的饮水理念。在一片反对声中,钟睒睒毅然下定了转型的决心。

不过,在寻找合适水源地方面,农夫山泉却回到了慢悠悠的主基调里。

据农夫山泉招股书披露,公司目前已布局了包括浙江千岛湖、吉林长白山、湖北丹江口、广东万绿湖等在内的10处优质水源。每一处水源的寻找、确立与建设工程都耗时漫长。比如,在四川峨眉山,从寻找水源、确认开发到建厂投产,农夫山泉花费了5年时间;又比如,长白山抚松水源和工厂耗时整整7年。这在建厂投产平均周期只有一年半的饮料行业,几乎是难以理解的缓慢。

无论如何,农夫山泉毕竟还是做对了,消费者用真金白银给出了答案。

当然,主基调并不是唯一基调。当这位不急不缓的前行者看到机遇时,瞬间提速、长途奔袭的功力也着实惊人。

2011年,钟睒睒带队去日本考察生产设备,第一次得知了百万级无菌生产线。通俗地说,这条生产线可以实现生产100万瓶饮品,没有一瓶产品受到微生物污染的超高纪录。当时,国内饮料生产的最高标准仅为十万级。

钟睒睒大为心动,认为农夫山泉饮料升级的机会到了。可一条无菌生产线的成本高达上亿元,而且还需要引进人才,从头培养技术团队。对当时的农夫山泉来说,这笔投入实在太大了。

这一回,钟睒睒还是坚定地“鲁莽”了。他决定,以最快速度引进无菌线。

农夫山泉的这次冲刺,促成了中国饮料行业一款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产品——无糖茶饮料东方树叶的诞生。

由于采用了无菌生产线,东方树叶没有添加任何防腐剂与香精,却能把原茶的色、香、味完整保留在瓶内。同时,基于无菌生产,农夫山泉解决了茶饮料极易氧化变色的问题。受制于氧化难题,市面上大多数茶饮料都采用全瓶包方式,用包装的颜色“对冲”掉茶汤颜色改变带来的不良观感。东方树叶则采用了两面全透明包装,其底气与能力可见一斑。此外,无菌生产技术还意味着免去了长时间高温加热的步骤,饮品的口感及营养留存度都得到了提升。

继茶饮料之后,农夫山泉旗下包括维他命水、果汁、碳酸饮料等产品全部启用了无菌生产,全系列饮料均实现了不添加山梨酸钾等防腐剂的“小目标”。目前,行业内能做到这一点的企业屈指可数。

“像这样的生产线,我们已经装备了14条。我们的工艺迭代速度之快,放眼世界都是比较少见的。”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无菌设备引进负责人陈开利如是说。

技术第一,商业次之

“我们希望,农夫山泉的产品是顶天立地的。比如东方树叶,技术含量非常高,几乎可以说已经触摸到整个行业的天花板了,这是‘顶天’;寻找优质水源地,甚至自己种植橙树,则是‘立地’。”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力表示。

当然,低调的钟睒睒很少用“顶天立地”这样的词来形容自家产品,他更喜爱平实的表达,比如创新,又比如知识。

这一思路落实到企业经营中,则体现为科研人员的地位。

在农夫山泉,科研岗位的员工地位是最高的。高到什么程度呢?经常比钟睒睒还高。

在农夫山泉总部所在园区,1号楼原本是钟睒睒的办公室所在。可后来,他坚定地搬了出来。因为,这栋楼是全园区地理位置最好、设施最完备的大楼。同时,他认为,“1”代表着引领,引领公司的必须是知识、技术与人才。所以,这栋楼最终让给了研究所。

因为这样的超高地位,科研岗位的员工们都特别有干劲。不仅公司力主的项目要加快步伐,公司没有派下来的研究,只要大伙儿觉得有意义,也会推进。当然,农夫山泉研究团队也确实不负众望。依靠自主创新,团队解决了困扰全世界饮料行业几十年的“脐橙榨汁”难题,推出了全世界第一款脐橙NFC产品。

在一次公开讲话中,钟睒睒曾经说:“我们要生产的不仅仅是有形的产品,更是无形的知识。知识的产生速度、人才的集聚速度与产品的创新程度一定是正相关关系。”

他还经常与科研人员交心:“我不会要求科研项目有明确的商业产出目标。如果科研人员一天到晚想着商业、想着市场回报,创新精神就变味了。用创新精神探索、认知未来,这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这一切,总会让人想起钟睒睒案桌上那一尊堂吉诃德像:堂吉诃德似乎正在椅子上打盹,可他的左手依旧按着一本摊开的书,右手则紧紧握着剑,仿佛随时在学习,又仿佛随时准备跳起来战斗。

据说,这是他最喜爱的收藏品。记者相信,这是真的。(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温济聪)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