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报网 改版上线 同时启用新域名www.ldzbs.cn 当前日期
报社介绍
站内搜索
 
铁路人的风花雪月
——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职工清雪记
作者:薛生贵/文 李瑞瑞 田开红 余晓平 马潇/图 时间:2018-02-07 浏览量:

  1月25日,古城西安上空,雪花温柔地飘舞着。
  “既盼下雪,又怕下雪。”西安火车站运转车间职工李宝杰一边望着调车房窗外飘落的雪花,一边自言自语:“下雪,对身体好。扫雪,是本职所在。然而等下雪,可真不是滋味呀!”
  曾几何时,铁路职工“以雪为令”。只要下雪,就得加班。这些年,为了确保列车运行安全,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公司实行“以预报为令”,只要预报有雪,所有的车站、电务段、工务段……均需待命,随下随清扫。预报不解除,时刻准备着。
  铁路除雪,主要集中清理火车站附近股道道岔黏贴处、滑床板和转动轴的积雪、结冰,涂抹防冻融雪剂,保证道岔正常使用。

                  一声“下雪了”,如同战场冲锋令
  普通铁路职工,大多是利用休假时间义务扫雪的。
  25日的雪,是西安今年的第二场,李宝杰和其他29名工友负责西安火车站西78组道岔的积雪清扫任务。
  9:30,雪飘飘洒洒慢悠悠地下,大家给道岔涂完融雪剂后,在调车房默默待命。整整一上午,除了对讲机报了一次“25、27、29道岔需检查”外(不属他们管辖),就没有其他命令。大家聊聊天,看看窗外,都在候雪。
  李宝杰的同事——24岁的信号员万文杰,在西安火车站信号楼工作,职责是听从调度员命令操作钢轨道岔离合。对于扫雪,他比别人更能体会责任的重大。
  他说,道岔滑床板一旦有了雪饼、冰块,点击鼠标操作命令后,就会显示红色闪光带故障信号,轻则需要及时清理,重则影响列车正常通行。
  上班短短四年,可万文杰养成了休假时间看天气的习惯。天阴不出门,随时待命。像万文杰一样,36岁的焦健休假日早晨,爱人拉开窗帘,一声“下雪了”,如同上班令,他便疾速赶往单位。
  “咱拿着这份钱呢!”58岁的李宝杰倒出了另一层原因,雪饼一旦阻塞道岔衔接处,车轮转不了,每个人都难辞其咎。目前,西安火车站有道岔114组,客车、火车、吊车和机车一天往来400多列,道岔清雪,责任不小。
  “一旦下雪了,再动身,有可能路上遭遇堵车误了时间。”他说,无论是20多岁的新工,还是临近退休的老职工,只要下雪,休假的都会第一时间赶往单位。机关干部则下班后自觉留守,等待号令。
  同李宝杰一样,在宝成铁路秦岭北峰的青石崖车站,马驰和10余名职工也时刻准备着。1月13日,作为副站长的他早早接到雪情预警,提前赶回工作岗位,配置清雪物资等设备,开始了长达一周的12小时轮番等雪清雪应急状态。
  放眼中国铁路西安局,在4264公里普速线路上,有8276组道岔(2016年数据)。一旦预报有雪,按一组道岔需两人负责清理来算,便有16000多名职工放弃休假,进入清雪保畅通的行动……

                 雪化了,爸爸就回来了
  扫雪的主战场是车站,这里的故事更精彩。
  预报有雪,车间和机关干部既要上班工作,又要等雪。24小时连轴转,连续几天甚至更长时间回不了家并非稀罕事。
  “今天加班,所有人待命。”1月24日上午,西安火车站安全科科长乔惠斌接到雪情预警,按照预案,熟练地分配了机关车站东侧36组道岔的清扫任务。
  18:00,他招呼干事领方便面,准备夜战。
  22:00起,五人一组,两小时轮换开始扫雪。
  翌日零时至凌晨2:00,安全科调车指导石勇、党办杨沛等五人接班。上个班刚刚涂完防冻融雪剂,只需检查,不用清扫,大家例行完检查,回到3平方米的车站值班房。闷了,抽根烟;困了,有人耷拉着脑袋,有人靠着柜子,有人靠着墙打盹……
  杨沛的儿子今年五岁半,读幼儿园中班。1月2日那次下雪,他同往常一样值班,妻子电话中一句“雪化了,爸爸就回来了”的话,让这位34岁的小伙眼眶湿润了。
  天气预报有雨雪,但迟迟不下。31岁的西安火车站宣传干事李子宇的妻子,很明白爱人回不了家,可她还是要在晚饭时打电话抱怨:“不下雪,你怎么还不回家。”他同大多数铁路人的回答一样:预报有雪,要加班。
  新年的第一场大雪,李子宇同大家一样连续六天五夜加班值守。白天工作,晚上扫雪。雪停了,他高烧39摄氏度,不得不请假。
  雪止天晴,铁路人也不一定能正常休息。
  1月4日,西安火车站退休干部黄鸣,在微信群里发了一组雪景照片,简短的配文:“四十年没有看到雪天的街景了,向战斗在铁路一线打冰除雪的兄弟姐妹们致敬,你们辛苦了!” 令群友震撼,在铁路职工中产生了强烈共鸣。
  原来,在铁路这个大联动机上,除雪还需考虑沿途天气状况,严防列车底部轴承携带雪块、冰块,通过股道道岔时脱落,因此,只有沿线雪化了,他们才能收兵。了解了这一工作性质,也就能理解黄鸣雪景照片震撼群友的原因了。
  目前,西安局126个普速车站,日发送旅客14万人次。遇到雨雪天气,省劳模、售票达人焦莉等万余名车站职工便放弃休息,忙碌着给站台铺设防滑草垫、清理车站广场积雪。

                 铁道线上,别样的风花雪月
  清雪除冰保畅通,每一个车站都有精彩的故事。
  在秦岭山涧的青石崖车站,寒冬零下十几摄氏度很常见。院子里的自来水龙头,流着流着便冻成冰柱,两颗桂花树时常隐身轮廓,被雪包成了椎体。1月28日,这里积雪厚度达1米,马驰和几名同事从上午8时起,两小时一趟,连续四趟清扫积雪。
  在这四等小站,站台短,列车长,车过后,雪片又被压成雪饼,道岔需要重新清扫。
  列车呼啸驶过,带着风、夹着雪粒直接喷到人的脸上,顺着脖颈灌进胸膛。这种煎熬,一般持续1分钟左右。列车一旦停靠,则需要13分钟左右的等待,手指头失去知觉,鞋子里的雪化成水,脚指头既痛又麻。
  “太冷,一般人只能坚持三四十分钟。”马驰说,雪太大时,大家经常要咬牙坚持一个小时以上。
  “车密度最大时,间隔只有五分钟。”陇海铁路沿线,杨凌火车站党支部书记张勇说,他们车站一天经过列车270列左右,清理道岔积雪经常是刚上股道,就得下线。
  “主要是风大!”在巴山腹地的襄渝线上,全国劳模、巴山线隧车间工长王庭虎带领工友协助巴山车站清扫6组股道道岔是常有的事。他印象最深的是去年一场大雪,大家下班后,迅速赶往清扫积雪现场,持续了整整一夜。
  可以说,在万里铁道线上,列车运行的安全和准点率依赖秦岭之巅的坚守者,依靠襄渝线上的筑路工,依靠陇海线隧道打冰人…….
  以雪为令,铁路人无暇顾及雪中情、雪中景。
  “没有和爱人孩子打过一次雪仗,没有为孩子堆过一次雪人。”32岁的王道斌同其他铁路人一样自嘲,没机会同各种艺术雪人合影,没有关系,可没时间陪孩子玩雪,甚至没精力在脸盆里、浴缸里同孩子雕琢袖珍雪人就有些自责内疚了。
  “乘客忙着拍雪景,可铁路职工忙着扫雪。”1月4日,乘坐成都至西安T8次普速列车的旅客吴楠说,一路上,列车进出车站总能看到旁边道岔处,铁路职工三三两两拿着扫把,提着铁铲和防冻液桶忙碌的身影。他们的帽子和衣领上落了一层雪,不停地跺脚驱寒的场景触动了她,向乘务员打听后才知道,这清理道岔积雪和冰块,为的是保证列车准点和安全运行。
  当列车准点抵达西安站的那一刻,沿途扫雪一幕幕画面再次映入眼帘,她为之感慨,这不就是最美风花雪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