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报网 改版上线 同时启用新域名www.ldzbs.cn 当前日期
报社介绍
站内搜索
 
爱读“闲书”
作者:毛本栋 时间:2018-10-10 浏览量:
  我神往于读“闲书”时的那种独立、自由、闲适的状态,尤其是在工作中忙得神经麻木的时候。“闲书”之谓,当是区别于那些实用、功利的书而言。“闲书”就是“没有用的书”,所有人文学科方面的书,在某种意义上,都没有什么用。于我而言,读“闲书”既可以放松在工作压力下紧绷的神经,也可以窥见古人超凡脱俗的胸襟,陶冶性情,滋养心灵。
  宋代晏殊词云:“翠叶藏莺,朱帘隔燕。炉香静逐游丝转。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此情此境中,一把木椅,一杯清茶,一册闲书,无关功利,无关俗务,无关进退,正如美国作家梭罗所言,“我读我之所喜,像一个皇帝,谁也不能够否认我的权利”。隔绝纷扰繁杂之音,别无杂念,只为一己生命之冲动而读。
  越是鼓噪喧阗、方便快捷,越是怀念“西风吹书读哪页”的悠闲与清雅。这固然是对幽静闲散心境的追求,更是对读“闲书”之美的倾心向往。回忆起我小时候读“闲书”的经历,感觉与莫言颇有几分相似。莫言童年迷恋读书:“那时候既没有电影更没有电视,连收音机都没有。在那样的文化环境下,看‘闲书’便成为我的最大乐趣。我体能不佳,胆子又小,不愿跟村里的孩子去玩上树下井的游戏,偷空就看‘闲书’。父亲反对我看‘闲书’,大概是怕我中了书里的流毒,变成个坏人;更怕我因看‘闲书’耽误了割草放羊;我看‘闲书’就只能像地下党搞秘密活动一样。”这种读“闲书”之乐,不是真正爱读书的人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
  我偷看的第一本“闲书”,是冯育楠先生的《津门大侠霍元甲》,记得是厚厚的一本小说,绿色的封面,画着一幅霍元甲月夜松下练功图,一弯新月高悬如水夜空,一棵老松劲拔挺立,一代武术宗师霍元甲目光如炬蹲腿伸掌,在松树下勤奋练功。这本书是从我一个爱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