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报网 改版上线 同时启用新域名www.ldzbs.cn 当前日期
报社介绍
站内搜索
 
老张的艺术细胞
作者:杨忠顶 时间:2018-02-09 浏览量:
  第一次见老张,好像在食堂。一个糟老头的样子,别人打饭都嫌少,只有他一个劲说,够了够了,不要超过这!然后手指在饭盒里某个位置。因为不熟,就没有在意,以为是退休职工或者哪家家属。
  等到我第一次去参加公司乐队训练的时候,教练站在白板前讲授乐理,正是这个老头。有点小小意外,我一直以为搞音乐的人形象好气质佳嗓音甜美。老头讲乐理不很正经,自己写一段简谱,磨磨唧唧挨个叫人唱谱,学员唱得五花八门,他点评得大家哈哈大笑。
  一个女学员看着简谱恍然大悟地说:“东方红!”
  “我的妈呀!”老头夸张地回应,此后不管这个女学员唱什么谱他都续唱几句《东方红》。
  正是老头的随和幽默,他的饭桌对面总有人坐陪,走在路上几乎每个人都打招呼。后来我就和他熟了。
  老头姓张,有一双胞胎兄弟,由于早出生一点,人称老大。他很有艺术细胞。有一天,送我两幅字,我说无功不受禄。老张说没事,他弟弟写的,喜欢的话还有。双胞胎真的很神奇呢,一个搞音乐、一个写字,看来艺术细胞真的是天生的。
  老张的特长是吹萨克斯。他经常说,把人吹哭了才能吹好。训练休息时间他也拿起来吹一曲,我们是没有哭,他的眼圈却红了,真是一曲《枉凝眉》,两眼泛红圈。当然,老张的艺术细胞远不止于音乐。
  吃完饭在路上碰见一些景观树,树枝被修剪得七扭八拐。这条路我走了多遭,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些。唯有老张路过一次欣赏一次,欣赏一次赞一次,那描述、那比划,恨不得挖出来栽回家。
  没办法,有艺术细胞的人,不仅手里有、眼里有,而且浑身上下都有。
  要说老张退休几年了,有养老金吃喝不愁,还要出来靠才艺吃饭。用他的话说,本应该抱孙子了,无奈儿子不听话,括弧没结婚。这真是把家里老头老太太的命不当回事的节奏啊。好在最近儿子又是买车、又是买房,可能快要结婚,老张也有出来发挥余热的心劲。
  老张年轻时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嫌工资太低,想方设法离开单位后自学音乐谋生,要不然说他有艺术细胞呢。
  老张的记性太好了。他讲过参加萨克斯考级的事情,主考官是萨克斯领域的名家大腕某某某,考完试上厕所正好偶遇,名家对他点点头说小伙子吹得不错,结果一出来国家二级!国家二级是什么水平,我没有作进一步的了解,但看他的神色,钦佩之心油然而生。
  他也讲过年轻时组织乐队在舞厅谋生,他吹萨克斯,一个架子鼓手兼男歌手,一个女歌手。一晚上的报酬最开始是两毛钱,某年涨到五毛钱,某年涨到一块二,老张清楚得像翻账本一样。正是有了这样的经历和实力,他才能在我们这里担任业余乐队教练。
  说来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老张还当过几年游泳教练呢。我都有点怀疑他不只有艺术细胞了。(杨忠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