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报网 改版上线 同时启用新域名www.ldzbs.cn 当前日期
报社介绍
站内搜索
 
乡村的树
作者:一心 时间:2017-11-08 浏览量:
  五岁的小侄儿,一直生活在城里,从未见过乡下老家的样子,那天,让他画一幅乡村的画,他略加思索,就画了房子,又在房子四周画了一排树木。可见,树和乡村是血脉相连的,没有树的乡村,算不上是乡村,连从未触摸过乡村的孩童都懂。
  在乡村,树的历史,甚至比乡村本身的历史更为悠久。
  对乡村的树,初时是怀有感恩的情愫。乡下夏天,总有几次狂风大作。在一片呼啸声中,那些大大小小的树木,前仰后合,几乎匍匐到地面,看得人心惊胆战,总怕下一秒就折断。每当狂风席卷村庄时,父亲赶紧关上门,说是若风从外面闯进来,会掀翻茅屋的。我的一颗心,悬在半空中,趴在小小的泥窗台上,从木窗格向外望,看茅屋四周的树拼尽全力地与风抵抗着,顽强地抵抗着,保护着她们环抱中的茅屋。母亲说,这破屋子,这些年多亏了这些树,不然早掀翻了。我们家那几间茅屋经历多年风雨,依然安然无恙,真是亏了这些守护者。
  对乡村的树,也是敬畏的。老屋前面青石板码头边有一棵歪脖子大柳树,每到夏季,大地被烤得像蒸笼,歪脖子柳树下的池塘里从天亮一直热闹到傍晚,孩子们更是一刻也不愿离开水,鸭子似的在水上浮沉。趁母亲不在,我悄悄从妹妹的摇篮边溜出去,奔到码头,不料青石板上浮一层绿苔,特滑,我站立不稳一头栽进河中。不会游泳的我,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就被水呛得难受,慌乱之中,双手抓着了一截滑溜溜的东西,随即立起身,挣扎着站到了上面,居然是歪脖子柳树的一根枝丫,借此顺势攀上另一根枝丫,爬上岸,捡回一条命。如今,那棵歪脖子柳树早已不在,可她的子孙却是更生交叠。每逢“五九六九,沿河插柳”时节,便会有一根根柳枝儿插进家前屋后,沟边路旁,成活,发芽,生长,直到出落得婀娜多姿。明丽的蓝天白云下,看一排排杨柳在风中摇曳生姿,会想起远去的青春,还有青春里轻扬的梦,不禁萌生这样的念头,人生,如杨柳一样活着,活得灵秀,诗人一样的灵秀,满眼灵秀满目诗,也不失为一种美妙的人生。
  乡村的树,除了果树,还有槐树、楝树、梧桐之类,杨树则是后起之秀。
  槐树,又名洋槐树,是乡下最多的,每家都有几棵。村里最大的一棵长在后堆坡旁,流传好多有关这棵树以及和这棵树有关的故事,父亲听他的父亲讲过,爷爷也听他的父亲讲过,就连县志、乡志也都有这棵树的记载。这棵树的树龄到底有多长,谁也说不准。曾一个人静静地对着这棵老槐树,把无数个夕阳站成夜色,看她思索着的样子,想她从沧桑的岁月从长长的历史中一路而来,自己也变得深刻多了,深刻得能听到灵魂的回响。
  苦楝,年复一年,静静地守在老屋一角,带着把什么都看透的淡定。那一树细细的淡紫色碎花,一如苦楝的名字,有种淡淡的凄美。极喜爱苦楝细细碎碎的花,把艳丽,灿烂这些词拒于千里之外,只有淡雅、素净才适合她。站在苦楝下,静静看她开细细的花,结小小的果,一切都显得那么轻描淡写,与世无争,这种活法,是一份从容,是一种境界。多好。
  不知不觉,乡村城市化了,那些原属于乡野的树,陆陆续续从人们的视线中隐退。人们出于经济考虑,清除了杂树,栽上杨树,再从美化的角度考虑,栽上了常绿树,一排排,一片片,把乡村装扮得郁郁葱葱。这些枝枝叶叶,沐浴在明亮的粉色晨光中,有种安静的美,浸染在轻柔的夜色中,透着朦胧的美。着眼处,处处是风景。
  面对清秀的常绿树,挺拔的杨树,我却时常想起槐树,柳树,苦楝……总觉得这些树,更适合乡村,因为她们不只是沉默的植物,她们的灵性,远胜过一些浅薄的人。
(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