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报网 改版上线 同时启用新域名www.ldzbs.cn 当前日期
报社介绍
站内搜索
 
比邻而居
作者:李成林 时间:2017-09-06 浏览量:
  我曾有幸和几户人家比邻而居,一个是童年聚族而居的小伙伴们的家,一户是在某文化单位工作的一对维吾尔族夫妇,另一户是我的老同事。而今与我做邻居的是一对经营网吧的中年夫妇。
  小时候,我居住在天府之国的一个偏远乡村。院子虽然不大,却住了8户人家,这8户邻居给了我一个快乐的童年。
  那时候,邻居家的饭菜总是很香,作为一个乡下孩子,可以说,我是吃邻居家的饭长大的。长大后,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工作生活,以至于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外乡人。
  工作后,我的邻居是一位文化期刊的编辑玉素甫江。玉素甫江个子不高,卷发,留一撮小黑胡子,对人热情大方。每每在楼梯间相遇,他总要和我寒暄上几句,热情地邀请我到他家里去坐坐,但我却只到他家去过两次。
  一次是古尔邦节,玉素甫江不由分说地把我拉到他家,摆满了各种传统美食和手抓羊肉。
  另一次,是我主动去他家的,因为玉素甫江即将要调离这个城市到乌鲁木齐工作了,今后见面的机会将少之又少,心中不免有些伤感。
  玉素甫江搬走后,我和一位美女同事成了邻居。虽然是同事兼邻居,可我们彼此走动并不频繁。只是有时家里办家宴碗筷不够,或坐椅紧张时,我才会想起到邻居家去拜访。
  让人遗憾的是,一次美女邻居做饭时油锅失火,她夺门而出,可并没有向我这个最近的邻居求助,而是喊来了楼下的门卫,这让我汗颜不止。
  如今,我的家迁到了邻水而居的多浪河畔。我的邻居是一对经营网吧的中年夫妇。我们夫妻二人早九晚五,忙于奔波;对门的夫妇为了经营事业和美好的生活,更是早出晚归,两家人难得相见。偶而在楼梯间相遇,我们也只是彼此微笑点头。
  周末或是假日,我试图打破这种邻里间的生疏状况,特意去拜访我的邻居。当我按响门铃,而对门的邻居却仿佛永远不在家。
  唐朝诗人王勃在《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中曾如此深情地对好友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嘿,邻居,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改变这种“比邻若天涯”的尴尬状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