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报网 改版上线 同时启用新域名www.ldzbs.cn 当前日期
报社介绍
站内搜索
 
外卖小哥的苦与痛
作者:臧慧 杜星婷 时间:2017-09-15 浏览量:

  饭点时分,几乎每一次等红绿灯的时候,都能看到一两个身影从身旁闪过,不管是不是绿灯,着急忙慌一个劲儿地骑着电动车飞快地穿过马路,沿着他们的目的地渐渐消失。没错,他们就是送餐的外卖小哥。  
  有权威部门发布数据称,外卖市场年交易额已超2000亿,而外卖小哥用生命奔在最前面,却站在链条的最末端。
  近日,记者采访了西安市部分外卖小哥,发现外卖送餐行业的“速度与激情”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安全隐患,我们感受到他们送餐路上的风险与无奈,工作中的苦与痛。
                外卖小哥的“速度与激情”
  将近午时,外卖小哥刘涛 (注:文中采访的外卖小哥均为化名)准时出现在西安五路口一家餐馆。从餐馆出来,刘涛提着保温箱一路小跑到电动车前,放稳保温箱、启动、倒车、出发,一整套动作下来不到一分钟,电动车便疾驰而去。
  街角的拐弯处,刘涛飞奔的电动车激起一处积水,水花四溅到行人的裤子上,行人生气地大喊:送外卖的,你急啥呢!
  “不跑快点,迟到了要扣钱呢!”工作了几个月后,刘涛发现,很多不可控因素都会导致送餐迟到,一旦迟到被客户投诉,公司就会对配送员和站点进行罚款处罚,弄不好连工作也保不住了。
   “这条路逆行过去花8分钟能到,不逆行得走15分钟。”刘涛用他常走的一条送餐路举例说。
   “没法子,送餐一旦迟到了我就白干了!”刘涛送外卖时不怎么忌讳超速、逆行、加塞、闯红灯。饭点电梯拥挤时,刘涛爬过13层的楼梯。下雨天因车速太快而发生小交通事故,刘涛也遇见过。不熟悉路线时,一边看手机导航,一边骑车,刘涛也经历过。

  “我们不仅车速快,离职的更快,很多人干这份工作也只是过渡一下,外卖这行不好干。”刘涛无奈道,从早上9点开始上班到晚上9点甚至更晚,是他们的工作常态,长期这样透支健康,对这份工作早没了激情。
  90后小伙王鑫跑外卖已有2个月时间,还在试用期的他虽是个新手,但对这行有着很多自己的看法。“做我们这一行的,一怕丢车,二怕投诉,三怕出事故。”王鑫说,有时饭点忙起来,同时能接五六个单子。
  王鑫之前有一次在送外卖的时候,逆行刮倒了一辆自行车,自己受了轻微的皮外伤,自知理亏的他只能赔给对方300元了事,自己则花了一块钱买了两贴创可贴包了伤口。
                  外卖小哥自嘲是颗“小白菜”
  18-45岁、身体健康、不要求学历和工作经验,这是目前西安市面上几家大型外卖公司招聘外卖小哥的基本条件。入职门槛低,往往是“走过场”一样的简单面试和岗前培训后,“准小哥”就可以上街派送订单了。
  没有社保,没啥福利待遇,每月有4天假,刘涛对于自己现在的状态很不满意。他算过一笔账,作为一个没有和外卖公司签用工合同的劳务派遣工,是没有底薪这个说法的,要想多挣钱,就得多送单。
  每个月派送的前500份单子,无论路程或金额,每单可拿5元钱的提成,超过500单后,派送费会根据骑手等级相应的增加,平均一个月工资约4000元。“但如果有客户投诉你,不管是啥理由,一次就扣200块。”刘涛说。
  外卖小哥孙利利坦言,干这份工作有时心里挺委屈的,感觉自己特别像“小白菜”。“撞一下,白干好几天。出了事故不敢让单位知道,怕被开除,只能自己硬抗,有时耽误了送餐时间要受顾客白眼,还要被罚。”孙利利说,其实他们都知道应该遵守交通规则,但在外卖小哥的工作里,时间意味着提成、罚款和差评,甚至意味着自己的信用。
  采访中记者发现,大多外卖公司平时会做一些简单的安全培训,但平台上的激励政策,严格的考核和惩罚制度,使外卖小哥不可抗拒地倒向利益最大化的那一边。所以每一个高峰期,外卖小哥都需要集中注意力,和时间赛跑。
  “这就是我们外卖小哥的尴尬,收入与人身安全每时每刻都在挂钩。”外卖小哥田烨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更多的人理解他们的工作。“我们不是不要命,不过是想多送点餐,多赚点钱,可以让娃上学,给老婆多买几件衣服,给父母多点零花钱,因为我们是家庭的顶梁柱。”
                    外卖小哥路上事故多
  近几年,外卖小哥骑着电动车风驰电掣,在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之间随意切换,甚至逆行、闯红灯,外卖小哥交通违规已成为各个城市交通面临的大问题。

  据媒体报道,仅今年上半年,外卖企业送餐电动自行车交通事故就有3242起,仅上海市,送餐外卖行业发生伤亡交通事故的就有76起,平均2.5天约1名送餐员伤亡。
  “送餐速度”无疑是不同外卖平台之间竞争的一个主要指标。“系统在客户下单后约定送达时间,有些只给半小时,有些给一小时,超时是要赔付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有些外卖平台是超时十分钟内扣2块钱,超得越多扣得越多。
                  规范用工迫在眉睫
  外卖送餐人员是一支庞大的队伍,目前市场上,仅百度外卖、饿了么、美团外卖这3家外卖企业,在全国就有超过400万名注册外卖小哥从事接单送单业务。
  作为新业态下外卖行业的从业人员,流动性相对较大,用工方式多样,使劳动关系变得复杂,原有的社保缴纳体系与这种新业态之间注定存在着不少需要调试的空间。
  近期,多家外卖平台曝出外卖小哥用工不规范问题。不久前,宁波市劳动监察支队就受理了一起某外卖外包公司的劳资纠纷案,涉及200多名外卖小哥,薪资近200万元。
  如何监督订餐平台企业建立规范的用工制度、建立规范的组织人事关系、签署规范的劳动合同、健全社保关系、开展安全培训、提供业务支持、以法律和制度保证送餐人员的劳动者权益,怎样才能形成一个规范市场,如何尽快补齐新型劳动者劳动权益维护的“短板”,这些问题取决于政府、企业、从业者、消费者、外部监督等综合力量的博弈。同时,也给工会组织提出了新的问题,如何维护新业态从业者的合法权益。
  此外,还要明确订餐平台企业的法律责任。如果送餐人员在履行职务行为中存在交通违规或其他违法行为,订餐平台企业也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只有违法成本大于违法收益的时候,企业才会健全完善内部管理机制来约束员工,防止他们发生违法违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