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报网 改版上线 同时启用新域名www.ldzbs.cn 当前日期
报社介绍
站内搜索
 
共享单车,“禁童令”还禁得住吗
作者:唐玉洁 时间:2017-09-13 浏览量:

  “禁止向未满12岁的儿童提供服务!”——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近日联合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引发热议。
  近日,走访西安多条街道,看到不少儿童骑单车出行,有甚者直接上演车筐载人,街道“飙车”等危险戏码,将自身安全“悬”于车轮之上。
                  屡禁不止的“共享骑行”
  随着共享单车在西安的全面落地,30多万辆共享单车,俨然成为了儿童全新的骑行“玩具”。
  经记者观察,北大街附近一家补习机构门前,5辆停放的共享单车,半个小时先后被7名儿童试图开锁,面对管理人员的拦阻,一名儿童怒怼“我都11岁了,我爸都让我骑,你管我!” 
  长安区一小学前,一到放学时间街道瞬间被共享单车包围,一些高年级生骑车与机动车辆并行,极不安全,低年级生则在家长的看护下,骑车穿行在人行横道上,稍不留意就会与行人发生碰撞。
  就“是否会让儿童骑共享单车上路”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儿童家长。部分家长表示规定知晓,但如何看待却有不同,“早晚都要骑,只要有大人看着,应该不会有啥大事。”“慢点骑,对孩子也是种锻炼。”
  儿童骑车屡禁不止,主要和家长含糊的认识,和纵容的态度有关系。郝家巷小学附近一家商店老板陈女士说,每当放学时,就会看到有些家长给孩子主动扫单车骑,看着都好担心。她无奈地说:“每天傍晚,院子里总能看到儿童疯骑的画面。他们把单车当玩具,满院子胡窜,我们家车都给刮花了两道,昨天还把院子一个散步的老人挂倒了,实在是操不完的心。”陈女士向物业反映多次,但监管难度大,物业也是有心无力。
                  违规骑行悲剧频发
  儿童图一时新鲜,家长的无视放纵,酿成悲剧时有发生。据统计,今年以来,全国儿童违规骑行造成的恶性交通事故已过30起。1月26日,深圳三名12岁左右的儿童在骑ofo的过程中摔伤,导致手臂严重骨折;3月26日,上海一名年仅11岁的男童因独自骑行某品牌共享单车,在十字路口与大客车发生碰撞,不幸被卷入车轮中,送医后伤重不治身亡; 4月1日,一名九岁男童,在骑车过程中发生意外,单车手柄插入脖颈,单车是男孩母亲用手机为他解锁打开的;6月10日,南昌市青云谱区一男童在自行玩弄共享单车时,脚被单车链条卡住;6月23日,四川一名8岁女童在骑共享单车时不慎摔伤,造成肝脏破裂……其中,致死事件已有两起。
  这些惨痛教训的背后,不仅是因儿童好奇心的驱使,图新鲜的尝试,还有不少家长由于意识的麻痹,侥幸心理的尚存导致。
  在西安当前的城市道路规划和建设中,道路主要分为快速路,主干道、次干道,城市支路和生活路,而非机动车主要存在干道上,城市支路因为道路狭窄,大多数是没有非机动车道。尤其是在朱雀南路、友谊路等施工路段,非机动车行驶在施工地区与机动车之间不到半米的区域,想要安全通行绝非易事,而在一些设有非机动车道的路段上,却因停满私家车,而变得通行艰难。
  如此复杂的道路环境,儿童在对危险的识别能力尚且不高的情况下,致使事故频频爆发。
                  法律意识提升是关键

  陕西某律师事务所阴江峰律师提示,《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29条第4款明确规定:未满十二岁的儿童,不准在道路上骑自行车、三轮车和推、拉人力车。
  阴律师解释,在共享单车运营商明确规定用户注册年龄在12岁以上时,未满12岁的儿童擅自开锁使用单车,一旦发生事故造成损害,法定监护人将承担相应的损害赔偿责任。“违规骑车发生事故,所造成的损害,共享单车公司可视为单车被盗,由法定监护人需承担损害赔偿责任。”阴律师补充说,若成年人帮助未满12岁的儿童开启使用共享单车,一旦发生交通事故,成年人应当对儿童造成的损失承担一定责任。若成年人非儿童的法定监护人,儿童的法定监护人同样也应承担一定责任。
  无论是法律,还是运营商对骑共享单车年龄都有明确的规定,所以提升儿童法定监护人的法律意识刻不容缓。
                通力合作建立“儿童防骑系统”
  怎样杜绝儿童骑共享单车成了一个社会问题。对此,青少年研究中心方教授提出,“接连出现的儿童骑共享单车肇事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焦虑,而让儿童真正远离共享单车,除了形成完善的儿童防骑系统,还需要学校、家长、交警、企业的通力合作来实现。”
  在共享单车企业,开始对用户实施实名认证,不断升级智能防护锁的安全系统同时,西安市交警、学校、家长也应重视起来,学校应在上下学期间,联合交通部门,增强对学生的监管和监督,加强对学生日常的安全思想教育,联合家长培养学生文明出行的好习惯,开启平安出行路。
  9月1日上午,碑林区教育局就联合区司法局,交警碑林大队在辖区永宁小学开展开生动的“法治教育开学第一课”,通过模拟短剧的形式,对当下小学生不文明骑行共享单车问题开展法治教育,交警碑林大队的民警现场对学生违规上路展开风险剖析,引导学生及家长准守法律法规,得到现场师生的良好反馈。
  碑林区司法局工作人员介绍说,培养学生法治观念,形成良好的文明习惯,是需要全社会协力合作,“希望活动开展,能引起家长的重视与正视,为儿童做出正确的引导。”
  12岁以下儿童“禁骑”如何得到保证?一方面,应尽早出台共享单车相关细则,另一方面,还需要共享单车企业、家庭和学校共同努力,才能有效禁止儿童骑行。我们不妨以“禁骑令”为契机,加强共享文明建设过程中的监管引导力度,构筑起共享单车等共享经济的文明应用新风尚,进而使社会文明得到进步与升华。
本报记者 唐玉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