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报网 改版上线 同时启用新域名www.ldzbs.cn 当前日期
报社介绍
站内搜索
 
铜川一民生工程烂尾多年 300多名农民工讨薪难
作者:吴超 张伟 时间:2017-12-22 浏览量:

  12月8日上午,在陕西省铜川市铜川新区人民医院二期项目建设工地上,44岁的四川农民工李志坚望着那一栋烂尾3年多的医院主体大楼闷不做声。
  进入寒冬,室外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4度。
  手机铃声打破了沉静,“喂,张院长啊,我们的工资今年啥子时候结啊?”“好的,那我现在就过来。”
  由于痛风发作,老李一瘸一拐地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医院办公室。继续他那艰难而困苦的讨薪历程。
  老李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来铜川讨薪了,从四川往返陕西的火车票都攒了厚厚一沓。
  老李体态稍胖,憨厚老实。在工友眼中,老李可算是工友们的代表。
  2013年3月中旬,老李领着300多名四川老乡来到铜川工地,信心满满地开始了他在陕西的打工生涯。
  这是他第一次带着老乡们到省外打工,“医院大楼是民生项目,应该没啥问题,也不会欠我们的钱”,当年12月19日,一栋地下1层、地上14层的大楼拔地而起,主体封顶。
  本以为会很顺利地结算完当年的劳务工资,然而问题出现了。
  “工程刚开始时能发一小部分工资,到后期就开始以各种理由长期拖欠工资。因为该工程是铜川市的重点民生工程,也有省、市各级领导来视察工地,所以就特别相信该工程的信用,认为拖欠我们的工资只是暂时性的,一定会给我们解决的。”老李说。
  后来事实证明,老李大意了,给予的信任并未换来对辛苦劳动的尊重,项目烂尾了,钱短期内要不回来了。
  2014年9月底,由于代建方资金链的断裂,工程全面停工。300多名工友们在失望中陆陆续续回到了四川,而催讨拖欠他们的1500余万元工资的压力都落在了老李的头上,从此他也成了300多名农民工讨薪的代表。
  每到年底,老李都如坐针毡,生怕工友们找他要钱。所以,在接下来的三年里,老李都不知道为了讨薪跑了多少次。
  重点项目、民生工程,这些标签怎么也不会和欠薪关联起来,然而在铜川新区医院二期项目的实施上,确实出现了问题。
  这得从5年前说起。
                   民生工程层层转包问题多
  陕西省铜川新区医院二期项目本是一个民生工程,为解决铜川新区就医难等问题,2009年,铜川市政府决定建设新区医院二期工程。
  2012年4月,铜川市政府与成都联星集团签订了《铜川市人民医院新区医院二期工程建设BT合同》,融资5亿元,按照三级甲等医院标准建设,设置床位1000张。项目计划于2015年8月竣工投入使用。
  2013年3月,铜川市新区医院二期项目正式开工建设,时隔五年,本计划三年完工的项目至今没有完工的迹象。
  新区医院建设采取的是BT模式,即政府通过招商引资由社会资本进行投资建设,建设完成后“交钥匙”给政府,政府回购会以多种方式照顾到投资方的利益。
  本来是交钥匙工程,却由于层层转包的原因导致项目出现烂尾。对此,记者分别联系采访了涉及项目的各个单位,得到的回复各有不同,该项目经过层层转包出现了四川联星集团、陕西联星集团、陕西中盛、陕西省建工第六建设集团、铜川市第二建筑集团等多个施工主体,各种纠纷复杂。
  目前的结果对参与各方而言没有赢家,都是输家。政府信誉受损,医院新楼未交付,患者在楼道输液,联星和铜川二建因为工程烂尾导致账户被封,劳务公司垫钱施工致使大量的工程款和劳务工资被拖欠,目前仅因停工产生的利息损失对各方而言都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陕西省建工第六建设集团是该项目的承建方之一,参与铜川新区医院二期项目建设的负责人刘周顺坦言:“政府违约在先,联星随后也出现了违约,不按规则来,这是项目出现问题的关键。”
  据熟悉情况的业内人士介绍,BT项目是2000年前后比较流行的融资项目,一般是指政府以土地或者经营权为代价利用非政府资金修建基础设施的融资模式。铜川新区医院二期项目就属于典型的BT项目。BT项目有着建设费用过大、融资监管难度大等实际情况,而BT项目中最大的风险在于政府的债务偿还是否按合同约定,此外,分包情况严重也是BT项目的弊端之一。
  据李志坚介绍,他所在的四川建辉劳务公司是和四川联星集团签订的劳务协议,2013年3月12日,他们的300多个工人正式进入工地打工。当年12月19日,他们承建的C段主体项目正式封顶。欠薪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出现的。
  直到2014年9月底,由于工程的停工,又无法给工人及时发放工资,他们离开铜川,回到四川。后来,300多人散落到全国各地继续打工。
               讨薪难 往返川陕数十次讨薪无果
  看着处于烂尾状态的医院,老李深感无力。项目情况异常复杂,完工短期内不可能,他身后的300多位农民工兄弟还等着拿钱回家过年,可钱要不回来根本没法回家。
  “每次回去讨债的人一大堆,根本不敢回去,工人们一来就住到我家里,兄弟们不容易,活干完了,楼封顶了,钱却拿不到,为了帮工友我借遍了亲戚朋友,但也只是杯水车薪。”说话间老李低下了头,抹一下眼角的眼泪。钱要不到,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工友和家人交代,年底这段时间是老李最难熬的时候。
  12月9日下午,记者在铜川见到老李,面对记者的询问,他有着道不尽的委屈和难处。“3年来,铜川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信访办、政府办、卫计局我们都去过很多回,由于经常来这些部门,自己成了很多部门的‘熟人’。但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真的可谓是,门好进,脸好看,但是事却依旧难办。
  当天下午3点半,记者跟随老李来到铜川市劳动监察支队,刚上电梯就遇到了“熟人”,“王队,你看我们的问题啥时候解决?”“你找邱队,我现在不分管这一块了”。
  老李拿着材料到支队长办公室,“队长,你看我们的问题……”“现在市上已经划分明确了,你们这个事直接找卫计局,不归我们管”。
  于是,老李紧接着又辗转到了铜川市卫计局,该局一名工作人员称,负责对接这个问题的领导开会去了,可以直接去市政府信访办,有人解决。老李坦言,别的部门往卫计局推,卫计局就往外推。
  “每次来都是踢皮球,医院承诺解决,但是一不说什么时候解决,二不说解决多少,没法相信医院给的答复。”老李无功而返。
  讨薪遇难题,工程又烂尾,那么问题到底谁来解决?
                官方回复:年底前争取解决
  对于李志坚反映的拖欠工资情况,铜川市卫生局局长段荣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认可:“的确有拖欠农民工工资情况,我们正在积极协调,具体情况我让医院方面负责人跟你们说明情况。”
  铜川新区医院副院长张东海告诉记者,目前医院正在和工程相关涉及方积极地谈,由于工程比较复杂,处理需要一个过程,争取在今年年底先解决部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明年铜川市将积极和各方谈判,争取工程尽快完工并解决完所有农民工工资问题。
  对于医院的说法,老李也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医院方面的确态度很好,讨薪艰难时他们也能积极解决一点,但是每次钱不多,几十万,相比几千万的工资有点杯水车薪,解决不了大问题,就怕这次是老戏新唱,根本上解决不了问题。而且现在有点信不过他们了,生怕被铜川方面踢开,那我们的欠薪和垫付的工程款就更没希望了。”
  12月11日,老李背着背包失望地离开铜川,他不知道这条讨薪的路还要走多久。
  火车上老李又焦急地打来电话:“接到通知有人要拆我们垫资修建的板房(民工宿舍),希望政府能出面协调各方公平公正地把项目推动下去。”
(吴超 张伟)